1. <dd id="16yq1"></dd>
    2. <optgroup id="16yq1"></optgroup>
    3. <optgroup id="16yq1"></optgroup>
      <span id="16yq1"><output id="16yq1"></output></span>

          公司新聞

          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特高壓提速:“四交四直”特高壓工程今年上半年將全面開工

          2015.05.25【已經被瀏覽12481次】

          (轉自:能源雜志微信   作者:范珊珊)

          2015年剛剛過去的四個月,關于特高壓的消息接連不斷。

          4月下旬,國網新疆分公司對外稱,新疆將開建準東至成都、準東至華東兩項±1100千伏特高壓直流輸電工程。1100千伏是我國電壓等級最高、送電容量最大的輸電工程,也是繼哈密-鄭州±800千伏后第二條和第三條“疆電外送”特高壓直流輸電通道。據報道,目前工程已開始換流站和線路廊道的選址工作,工程計劃于2020年建成。

          根據國網公司對外提供的信息,±1100千伏準東至四川成都特高壓直流工程,起點新疆準東將軍廟換流站,終點四川成都換流站,途經新疆、甘肅、陜西、四川4省區,線路全長2456公里,輸電容量1200萬千瓦。工程投資約400億元?!?span>1100千伏準東至華東特高壓直流工程,起點新疆準東五彩灣換流站,終點安徽皖南上崗換流站,途經新疆、甘肅、寧夏、陜西、河南、安徽6省區,線路全長3337公里,輸電容量1200萬千瓦。工程投資約461億元。

          除了新疆即將開建的上述兩條特高壓直流項目。327日,蒙西—天津南1000千伏特高壓交流輸變電工程開工動員大會在京召開,這是繼“兩交一直”工程(淮南—南京—上海、錫盟—山東、寧東—浙江)核準開工后,第4條獲得核準開工的國家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重點輸電通道。

          2015年初這些接連不斷項目消息和去年特高壓取得進展息息相關。2014年,可以說是特高壓線路打破僵局的一年。12條線路被納入國家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意味著一直受爭議的交流特高壓受到高層認可。

          隨著“十三五”的到來,電力需求增長依然每年遞增,西南水電以及三北地區的風電發展中限電問題依然突出,外送通道建設滯后也引發了電源投資者的不滿。

          而隨著12外送通道線路的獲批,特高壓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推進。對于特高壓主推者國家電網公司來說,在12條通道中被納入的四交四直特高壓工程,今年上半年將全面開工。這也就意味著,特高壓提速時代全面來臨。

          新項目

          據記者了解,對于國家電網公司而言,除去上述所說的“四交四直”項目,在2015年,酒泉—湖南±800千伏特高壓直流工程有望開工,這些項目都將于2017年左右建成。另外國家電網公司在“四交四直”的基礎上,規劃了“五交八直”輸電通道。

          此前,因特高壓交、直流技術路線之爭,其建設規劃和進度幾番修改延遲。而近來大范圍霧霾頻發,終于促成國家決策部門下定決心。20146月,國家能源局下發《關于加快推進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12條重點輸電通道建設的通知》,計劃這些線路于2017年投產運行。

          “我們判斷,跨區輸電在‘十三五’期間,會是一個加速或者是大規模建設的階段。去年國家一次性就批了12個外送通道。在過去,跨區線路都是一個項目接一個項目核準,而這12個通道是一次審批,就是這12個外送通道,不再評估,直接進入核準程序??偼顿Y應該是兩千一百億?!眹译娋W公司新聞發言人、發展策劃部副主任張正陵對《能源》雜志記者表示。

          隨著這些項目落定,配套電源建設也在緊鑼密鼓的推進當中。2014712日,國家發改委正式核準錫盟-山東特高壓線路,成為12條輸電通道中首條獲得核準的線路。近日,國家能源局向內蒙古發改委發函,同意錫盟煤電基地錫盟至山東輸電通道配套煤電項目建設規劃實施方案。在這一實施方案中,大唐錫林郭勒電廠等7家,共862萬千瓦煤電項目作為錫盟-山東特高壓配套電源。

          在上述項目復函中,列入錫盟-山東特高壓交流輸電工程的配套煤電項目分別為:大唐錫林郭勒電廠、神華勝利電廠、神華國能查干淖爾電廠、北方勝利電廠、華潤五間房電廠、京能五間房電廠、蒙能錫林浩特熱電廠。除蒙能錫林浩特熱電廠為2×66萬千瓦機組后,其余均為2×66萬千瓦煤電項目。

          事實上,隨著特高壓的逐步推進,我國電網基本實現交直流互聯。在我國,由于長期以來電網和電源規劃相對割裂的狀態,電網建設滯后于電源建設速度,造成了三北地區棄風、以及西南地區棄水狀況。

          在中電聯副秘書長歐陽昌??磥?,面對“能源資源與負荷中心呈逆向分布”這樣一個不可逆轉的事實,我國的跨區跨省輸電能力落后于電源建設,目前12條通道遠不能滿足電源建設的需求。


          根據國家規劃,到2020年“三北”地區風電超過1.6億千瓦、光伏發電4000萬千瓦,需要外送1億千瓦以上;四川水電新增5800萬千瓦,需要外送3800萬千瓦。但12條輸電通道中,“三北”新能源外送能力增加不到4000萬千瓦,沒安排四川水電送出,將會導致嚴重的棄風、棄光、棄水。

          “強交強直”格局

          在張正陵看來,隨著特高壓項目的推進,未來電網將是“強交強直”格局,交直流建設相互匹配?!跋襁^去煤炭主要開發就是在山西,山西距離近,所以山西到北京的外送通道,500千伏就可以。蒙西向北京送電,也就是500千伏。而現在情況發生了改變,一是能源開發距離越來越遠,比如現在新疆能源基地開發;二是內蒙的電,不能只送北京,還要送到濟南去,500千伏就不行了,直流又不合適,甚至內蒙的電還要送到江蘇去。所以在這次獲批的12條外送通道中,就有一條蒙西到江蘇的直流線路。隨著送收端距離增加,因為直流有經濟性,所以直流的應用,前景也是很廣闊的,并且有交流作匹配。中國未來的發展,一定是強交強直,肯定不會是強直弱交,強交弱直?!?span>

          這也就意味著,在未來交直流投資中,基本相當。在已經獲批的12條外送通道中,除了3500千伏通道,9個特高壓項目實際上是四交五直,實現了互相匹配。

          “實際上在我們的規劃里面,特高壓交流和直流,都是很重要的,在投資上基本是相當的,不偏頗一方。為什么不是9個常規輸電,3個特高壓?為什么直流和交流基本相當?說明國家安排的這12個通道,確實符合我們國家能源以及電力流和電網發展的規律?!睆堈杲忉屨f。

          “從技術上來講,不能只搞特高壓直流,也需要交流。交流有兩個功能,一是送電,二是成網;直流只有一個功能,就是送電。就像高速公路一樣,高速公路本身也具有很大的運輸能力,但本身可以成網,四通八達的可上可下,它非常靈活。比如從北京到上海,沿途會經過天津、濟南,可上可下,交流可以做到這一點,可以兼顧沿途。它可以成網,我們講電網,指的就是交流,交流是成網的。嚴格來講,直流是成不了網,它是點對點的輸送。交流這么好,又能送電,又能成網,那我干脆只搞交流,不搞直流。但是,直流優勢就在于遠距離,大規模,滿足點對點的這種輸送需要上,具有很強經濟性的,并且距離越遠的,它的經濟性越好?!?span>

          通常而言,在直流線路的兩端,分別裝有換流站,造價極其昂貴。所以直流的換流站,比交流的變電站要貴得多,所以當距離短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直流就不合算了。

          當超過一定距離之后,直流比交流是具有一定優點的?!靶陆娡馑途嚯x達到2000公里以上,我們就選擇直流,因為直流比交流經濟上有優勢。而在我們負荷中心,1000公里到1500公里,這樣一個距離內,我們就選擇特高壓交流。像兩交兩直的批復里面,蒙西到山東,蒙西到天津,都是六百多公里,用直流就不劃算,用交流才劃算。在這種距離下,它比直流有經濟性,也能解決經濟性的問題?!?span>

          這也就意味著,未來直流、交流特高壓線路將實現同步發展。

          按照國家電網公司提供給記者的規劃,到2015年建成“兩縱兩橫”特高壓網架和7回特高壓直流工程;2020年建成“五縱五橫”網架和27回特高壓直流工程,聯接各類大型能源基地與主要負荷中心,跨區輸電能力4.5億千瓦,保證5.5億千瓦清潔能源送出和消納。屆時,東中部地區受入電力流達到3.5億千瓦,每年輸送電量1.9萬億千瓦時。

          在歐陽昌??磥?,“十三五”期間,電網應該加強兩個終端建設,使得跨區、跨省輸電能力大幅度能力,平衡好建設節奏與解決電源存量以及增量輸送問題。

          而隨著“十三五”的臨近,一直缺失的電網規劃在緊張的制定當中。特別是從去年以來,電力增速逐漸放緩,出現了電力供需基本寬容的狀況,提高電力資產利用率是當務之急。如何統籌協調電源和電網建設成為了考驗規劃制定者們的一大難題。

                                                                                                                      


          www.中文字幕5566.com